闪闪小可爱

【还是r18】飞鸟还(万历×张居正)(重度污预警预警预警)

史蘇:

起因是这两天收到几条我半年前五百粉点车的通知……深深地感到惭愧jpg剩下欠的十二篇有各种各样的原因真实开不出来,今天激情摸鱼算是给那个点车(强行)做个结果(虽然写的并不是点梗(各位我错了不要打我(顶锅盖跑
万张开到第三篇,人懒这个时间线也懒得变,接在上篇后面,为什么老是开万张,一来是有现成设定最方便,二来是我敢公屏车的cp里最趁手的一对……(掩面)
再次预警,4k+非常污预警,道/具play预警,还是那句话,现在走还来得及
 
飞鸟还

张居正回到内殿,除下网子袍罩儿,在榻里躺下。朱翊钧朝外卧着,他揭起珠被,便忽然翻身缠抱上来,他木然地任由朱翊钧拉进怀里,道:“皇上醒了?”朱翊钧贴着他耳廓,轻道:“我方才没有睡。”手里摸着他窄瘦的腰身,白丝亵衣下止不住发着冰凉寒意,搂在怀中,倒像抱了一段冰一样。朱翊钧非但不嫌冷,反而将他拥紧了些,小声问:“先生看完了?申时行、潘季驯他们的本子才上的时候朕便都准了,今天特地叫内阁找出来带给你看。先生的家人朕也早已经下旨保全,人死不能复生,那个事过去半年多了,先生不生气了罢?先生,朕不骗你的。”张居正在半昏半明的晦暗里涩然一笑,道:“臣,铭感天恩。”朱翊钧含混地“嗯”了一声,腰上的手不轻不重地在腰际滑动,吐气拂到耳后,都是油泼火灼似的火热。他沉默片刻,挣动着抬了抬身,将衣带一根根解开,闭了眼道:“你……来罢。”正解到肋下那一根素白带子,朱翊钧抻长臂,按住了他的手。丝丝寒风透进他半敞的襟怀,朱翊钧只将他拉开的衣襟草草掩合,抱着挪了挪身,头颈枕在柔软的枕袱上,眼睛里亮晶晶的,痴痴地自语:“先生,我梦见你了。”
那低柔声腔下饱含的珍爱和眷慕,教张居正有些发怔,他没有回头,还是感觉得到有两道目光,是炽烈而汹涌的,紧紧黏在他身后。朱翊钧向前凑了一凑,嘴唇落入他蹭散的衣领里,贴在一片薄薄的肌肤上,呵了两股气,把四周的血肉都呼暖了,轻轻地用牙齿叼住,含在口中舔舐。滚热的气流刷在颈边,微带疼痛的麻痒像一根扎进心窍的刺,他呼吸止不住地促乱起来,阖着眼微微发抖,背上贴合的热力和压迫却蓦地一空,颈上直如要烧起来的炽热也随之消散,他气息浮乱地喘了口气,上头便覆下个坚实的躯体,将他禁在榻面,辗转动弹不得。炕盆似乎盘得太热了些,朱翊钧只手撑在他耳畔,居高临下地向他望着,他也睁开了眼,眼中水浸浸的挂着一层朦胧薄雾,半边面颈红得发烫,在几乎凝滞的空气中仰着头艰难地呼吸,寂静的销金红罗软帐里,只听得见口鼻间潮湿的气流交融的声音,还有胸膛内那如鼓如雷的心跳。
朱翊钧喉头动了动,低下脸温存地吻在他湿润的眼睫上,轻轻道:“想要么?不要紧,先生,这里只有我们两个。”
张居正侧过面,避开那太过灼热的厮磨缠绵,张开口缓缓地、叹息一样地说:“两岸舟船各背驰,波痕交涉亦难为。”他看看朱翊钧还带着分惺忪,又显得极认真的神情,竟淡淡笑了一下,望着他的一双眼睛平静得如两汪死水,“臣已说了,皇上要做什么,臣都随你去做,皇上何必……何必还要问臣呢。”
朱翊钧道:“先生,从前是我错了,我以后再不会那样了。你也不要念什么陆游、杨万里,他们是无家可归的人,现在——都不同了。”
他倦然地笑了笑,不置可否地点点头,把最后一道衣结也拉开,伸手搭着皇帝肩梢,低低说:“钧儿,求你轻些罢。”


*再次警告
*看到这里还没决定退出吗那就请点下面外链吧↓
石墨:https://shimo.im/docs/UEQtLjggGlwCmvTp
tele:http://telegra.ph/%E9%A3%9E%E9%B8%9F%E8%BF%98-07-22

【情人节应景】胶柱(万历×张居正)(肥肉车预警)

史蘇:

全篇走石墨,链接最下和评论区都有。上次点车万张有三篇,三篇,我肾好,肾好……应该算 @南轸 的,原本是想写归舟的梗,不过考虑到大过节的弄个什么重口play太丧尸了,所以这篇只是温情(?)向,说实话我开车好久没这么简短清新(?)了。
万张出坑出得差不多了,字数只有三千五,手生勿怪。
 
胶柱
  
       朱翊钧从宝座上一跃而下,趿着鞋履跑到画案边上,挽起袖子,一手摸着张纸,就铺在桌边,俯身写了一幅字。他的字挺润圆烂,且又端庄平正,暗暗地下过不少功夫,清谨堂墨衬着洒金龙笺,宝光粲然,涎香浓盛。
       他低头打量了一会,殊为满意地等它阴干,又亲自卷了起来,朝窗孔外张了一眼。正暮春时节,青山生辉,川水若媚,满目逐风絮粉,绿草池生。他仿佛能听到观台旁万株雪柳淡黄的小枝上,无数真珠穿成的雪样繁花如雨飘落时,跌在地下、水中细碎的响声,那一张半揭开的玉色窗屉,让花光打得明亮夺目,好似一块剔透的冻石,嵌在金丝铁壁里一般。海子西面的兔园山南,就是这座清虚殿,前朝的西前苑,到今日止剩一殿一亭,殿外旧池奇石而已,倒是绝少有人来,清净得很。
       殿内静侍的宫女看见他拿起御笺,兴致勃勃地往里走,两个已蹑脚上来,打起内室门口錾铜钩子吊的帘栊,垂着眼请他进去。猩红软帘在他身后悄然落下,暗室之中秉着羊角玲的、金莲的、绣球纱的十数盏杂样花灯,两面窗牖都从外封紧了,灯笼光照得阖室如昼。
       朱翊钧四下看了一圈,目光从贴墙的窗橱榻几边缘扫过,慢慢汇拢在平头案前,那张草龙四出头官帽椅上。他面上窜杂起一分笑,眼瞳里却冷浸浸的,一丝笑意也没有,站在门帘下,长久凝望着椅后端坐的清峻背影。他喜欢让自己的元辅先生穿着正一品上的仙鹤补服,那是全然属于他的样子。从他站的地方看去,那块次第饰透雕螭纹、浮雕石梅李、鱼门洞与亮脚的攒边打槽靠背板,正遮着先生背后补子上一延一顾两只白鹤的头颅,好像把那纤长颈项从中截断。朱翊钧手里握着字纸,几乎是难掩兴奋的,疾步走近前去。
       弯腰抱住他的一瞬间,皇帝恍惚想起一桩过去了很久的小事,他捧着翰墨犹湿的长笺,从暖阁里头奔跑下来,把“弼予一人,永保天命”八个大字郑重放进先生手中。他那时才十二岁,站在万历二年干燥又冰冷的清晨下,穹顶上飘着细雪末子,东边天还挂着轮囫囵白日,那雪也悄无声息,触地就融,沾衣即化。他小心翼翼仰着头,看向先生融入朦胧雪光的绯红衣袍,看着徐徐展开尺牍的手,毫不掩饰地期望起接下来将会得到的微笑和鼓励。
       现在,那双手盖在宽绰的袖子底下,一根细巧的铁绳从左边那只袖袋里伸出来,桌边一座紫檀门架子床,一头就连到床头海棠开光祥云瑞日围子上。朱翊钧从后面抱上去的力道没有收住,把他上身撞得微微一弯,那根链子也晃荡起来,叮叮铮铮地响。
       朱翊钧凑在他耳边说:“先生,您看……您写给我的,我都记得。”
  
       内苑桃花烂熳开,万年春色在蓬莱。
       灵禽自解传人语,也向君王祝寿来。[1]
   
       这是万历十一年三月的最后一天,就在本月初二,独运乾纲的皇帝命夺张居正上柱国、太师、太子太师,褫伊子简修锦衣卫指挥职为民,潘晟冠带闲住。
       世事不容轻易看,翻云覆雨等闲间。
       那个尊崇的、荣显无匹的江陵故相,就在这里。
       虽然这样思想了无数遍,虽然已经彻底拥有了他许多回,那是不知何时埋入胸膛的颠倒痴梦,像拿细细的羽毛钗儿在圆满的梦境里轻轻一搅,便跟小孩子新得了什么渴想已久的玩物一样,那火烫的心头,就又活络激荡得发起抖来。
       他压下身,托起先生的脸庞,小心吻在那片眼角上。袖角拂落了平展在桌沿的字,那坚致洁白的一片纸啪嗒一声跌到地下,被他踩住。
     
全文点这里(石墨挂了tele补档):http://telegra.ph/%E8%83%B6%E6%9F%B1-03-17

【真·r18】劳生(万历×张居正)(比上次更污预警)

好虐啊QAQ


史蘇:

凌晨庆祝一下自己从今天开始可以光明正大地r18了(bushi)
全篇走石墨,链接文下和评论区都有。为啥又是万张呢,主要因为可以延续上篇设定,少动点脑子……勉强算 @万寿帝君不吃熜 的点梗,非常抱歉s////m什么的在我感觉太血腥了还是写不出,本人只是个撸道具play的爱好者(。)
大!污!预!警!现在走还来!得!及!
……不走瞎到的话就不要怪我了
  
劳生
 
朱翊钧从暖阁来时,那个拿生漆酒喑哑了的都人就蹲在屋檐下煎药,因皇帝随身一个扈从仪仗都没带,她等眼角飘进抹衬摆皂靴的面子方悚然醒觉,忙弃了便面行礼,细瘦膀子直打抖,怯懦得不敢抬眼。朱翊钧知道火候快到了,索性多等一会,回头向外微微一瞥。
万历十二年的仲夏,依然是晴云轻漾,熏风涌动,池擎荷田,鲜翠如盘,德化所布的四海,仁惠所被的苍生,他所保有的、二百年来颠扑不磨的这一切,都是那么太平完满。年轻的皇帝望着太液池上空,那玉泉净水洗出般的澄明天穹,不禁露出一丝平静恬淡的微笑。如在金粟影中,见八十种好相。
都人小心翼翼地滤出药汁,把盏子放进盘里,朱翊钧便单手接过托盘,推门进去,他甚至不忘把门扇先往上一提,才缓缓用力,那门只吱呀一下开了。如法炮制地关上门,又悄然打起帘子走到里间,欲把盘盏暂且搁下,掇了张锦杌过来摆在榻旁,自己坐在榻沿上,无声看向床里。
他的先生似在梦中,也是个不甚安稳的噩梦,双眉微蹙着,颊上还有一线淡淡泛光的水痕。朱翊钧并指擦着那道泪迹,那一种如履薄冰的样子,好像手底下是一片薄薄的汝州脱胎瓷,动作仔细小心,仿佛要把他前生不幸而遭受的种种业孽,一并轻轻抹去。
指腹抚到眼骨,张居正却醒了,双目张开时眼瞳四边还在微微地震颤,底子里已经沉寂下来,静静地朝外望着。朱翊钧被那目光刺了一下,还是慢吞吞擦干他梦里淌出的泪水,伸手拆散了架子上的垂帷,把那丝光如水的梅花幔帐缓缓放落,又把一座枕屏推开些,好遮着窗口刺目的光彩,方曲肱穿过他颈后,轻柔地向上一托,让他靠在自己胸口,端了药盏来。张居正也任人摆布,被提起靠定的这么一忽儿,他身体里就汹涌出激岸跳花的疼痛,冲到头颅,是一片如捶鼓擂钟般的黑沉,流入心尖,是要把方寸熬化样的冰冷。朱翊钧往下搂着他的腰杆,肢体相接处从单衣下透出来的颤抖让朱翊钧清晰感受到了,他却没有一丝反应,像是那气脱于渐[1]的痛苦不在他身上,这具身体全然同他无关似的,只是睁开双黯淡无光的眼睛,望着金织玉堆的华美牢笼,三面围子上精雕细镂的祥云瑞日、锦被间描龙绘凤画出的脉脉流水,那帐子上红粉娇娆的折枝落梅,没有了雪窖冰天的映衬,也显得柔弱无骨、俗不可耐。
张居正任由朱翊钧喂了大半碗药汤,喉舌伤处灼着厚笃笃的稠涎苦味,倒显得麻木了许多。朱翊钧放下碗,摸到他手指关在掌心,问道:“您好些么?”见他不说话,沉默了片刻,又翼翼地去拉他的手,像幼时缠着他、不肯他离开似的,勾着五根指头摇了摇,轻声道,“先生,上回是我做得过了,对您不起。今后再不这样了,您原谅我罢。”
他既像没有听进去,又像是被长久地困于蚁梦中,发出模糊恍惚的低语:“臣罪当诛,臣殷勤伏锧久矣,情甘一死,即于九泉下亦感忭天恩……皇上,臣母年逾八十,稚子无辜。”
朱翊钧眸色一深,徐徐拢上他的胸腹,凑到他鬓角蹭了蹭,道:“朕说过要看顾先生子孙,先生不信朕么?”张居正嘶哑地笑了一阵,气息一乱,登然牵出一串喘咳。待周身颤抖渐渐平定,他朝虚空望去,轻叹道:“是这样的看顾法。”朱翊钧垂着眼,右手在他胸前顺气,怔然半晌,慢慢摇头:“不是的,先生,我心里都明白。”他眼中盈了一层薄泪,迎光闪烁,透亮夺目。朱翊钧紧紧抱着他,听他淡淡笑道:“臣同皇上做一回,换臣亲眷性命,好么?”
朱翊钧痴迷地看定先生水光明亮的眼睛,徐徐地侧首吻上去,眼皮下冰凉的泪水又苦又涩,化在舌尖上,好似一枚火种,在他胸头的点燃了一丛熊熊烈火。朱翊钧在他耳边呼出一股滚烫的吐息,柔声说:“我答应您。”
   
 
*全文走评论区链接吧……河'蟹得我怕了*

-音速山谷-:

"城主大人,把你宝库的钥匙交出来吧."
“好啊,用你自己来换吧.”

【梗:扮成舞者混进土豪城主家的盗贼头子.

至于loki怎么跳舞的.......请看视频~

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4835403/?p=13

(最后1p是过程动图..)

这个好!!!

小懔:

我攻我自己!【我在画什么...

好帅!!!

-Orleans:

羽化而登仙。




大概是一直以来想要表达的了。他最戳我的地方就是2200年之中岁月对他的磨砺和濯洗……虽然只画到表面的变化()

困倦之都:

乌鹭方圆,弹指纵横

北斗所击,不可与敌 


画的不好文案来补,只能靠抄句子装一波了

我上供了啊!!!!父皇不来我非洲日服不要紧,国服求求您行行好一定要多来几趟啊啊啊啊啊啊——!!!!

唉,涩图好画多了……【可是我没胆画